小偷盯上“中华灯”怎么办

发布日期:2021-12-08 17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从交通效率来看,这限购令也未尝不是好事。但也有“广州政协委员倡议应先限制公车”(《中国青年报》7月3日)。这样的建议当然是有根据的,有新闻为证:“广州九成部门晒三公消费,公务车支出费用占大头”(《信息时报》7月3日)。不过,客观地说,限制公车跟治堵并无太大关系,毕竟路上私家车占大多数,限了公车并不能解决交通拥堵上的根本问题。但限公车跟社会政治有关,“广东省直行政事业单位,公用经费按全年额5%压支”(《广州日报》7月3日),就说明了一点:经济不景气,公务员就应该率先勒紧裤带过日子,因为“三公消费”问题,早已引起民怨。

  同样,还有一种跟“三公消费”一样值得关注的是公共开支。比如“广州东风路中华灯贵气外露,被小偷盯上丢鞋失袜”(《信息时报》7月3日),街坊说,街头的公共设施不该造价过于贵重,如果防盗措施不健全,或者不严加看管,不丢才怪。现在出了这样的问题,该怎么办?难不成要天天派人巡逻?“中华灯现象”或许也能解释当下一些现象:事前不采民意,事中鲜有监管,事后亡羊补牢。我们甚至注意到,有些部门非要等出了问题,才临时抱佛脚。

  同样耐人寻味的是,“屏蔽高考状元大限已过,广东各地中学争相自曝状元”(《南方都市报》7月3日)。据说,状元们都“蒙查查”,但热心的学校领导却到处打听分数,“一听分数,乐了!”“高考文科状元在我们这里,没有百分百,至少现在有八成把握了”,言语之间分明透出一股炒作的欲求。换句话说,他们要的不是状元信息之真假,而是即使状元有假,也非要炒热不可。教育浮躁早有耳闻,但浮躁却因有利可图,一为政绩,二为招生是也。来源信息时报)YY直播联合百度APP举办首届“66张丹峰与洪欣轮流带娃?与女儿在街上跳舞7岁